当前位置:365bet体育在线网址 > 世界历史 > 千古贤君李恒为啥竟被活活被太监气死,均为岳

千古贤君李恒为啥竟被活活被太监气死,均为岳

文章作者:世界历史 上传时间:2019-09-23

大唐王朝后期最值得关注的一件事,便是唐文宗终于在皇位上发动了对早已尾大不掉的宦官的反击。关于唐文宗,历史的评价是:有帝王之道,而无帝王之能。其实,要做好大唐王朝晚期的皇帝是很难的,唐文宗李昂就是这样。

唐穆宗即位时已26岁。对于壮年登基的皇帝来说,如果想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,这正是一个使人钦慕的年龄,太宗是28岁登基,玄宗也是28岁。然穆宗没有仿效太宗、玄宗的励精图治,而是纵情享乐,毫无节制。穆宗李恒,不仅自己当了皇帝,还竟有三个儿子也都先后做了皇帝,即唐敬宗、唐文宗、唐武宗。唐穆宗李恒。大唐的第十一位皇帝---唐宪宗李纯暴毙之后,其第三子李恒继承帝位,是为唐穆宗。这又是唐帝国历史上一位不思政务、专注享乐的帝王。公元820年--824年在位,约五年,因中风身体每况愈下,加之幻想长生不老而长期服用金石之药,加速死亡,年二十九岁驾崩于寝殿。子承父业,理所当然,穆宗生前立长子李湛为皇太子。

导读:一个皇帝光靠约束自己是没有用的,要远离宵小,选用贤才能臣治国才是硬道理。可是,自唐德宗以来,宦官典掌禁军已经成为制度,宦官势力的膨胀就有了充足的理由。又由于 本身就是宦官拥立的,所以,宦官的权势就更是不断地扩大了。大唐王朝后期最值得关注的一件事,便是 终于在皇位上发动了对早已尾大不掉的宦官的反击。关于唐文宗,历史的评价是:有帝王之道,而无帝王之能。其实,要做好大唐王朝晚期的皇帝是很难的,唐文宗李昂就是这样。他是唐朝的第十五位皇帝,唐穆宗李恒的第二子,从大和元年至开成五年(即公元827年-840年),共在位十四年。他执政期间,朝廷官员和宵小宦竖争斗不断,是唐朝社会走向没落的转型时期。由于反击宦官失败,唐文宗本人也被宦官架空形同傀儡,皇帝做得很辛苦,因此,年纪轻轻就抑郁而 了。唐文宗李昂,曾被封为江王,他是以唐穆宗次子、唐敬宗二弟的身份继承皇位的,并不是正统的皇位继承人选。而他为什么能够承继大统呢?简单地说,乃是错综复杂的宫廷矛盾斗争的结果。 宦官刘克明与苏佐明等于宝历二年十二月初八日杀 唐敬宗后,伪造遗旨,迎唐宪宗之子绛王李悟入宫为帝。这样就惹恼了内枢密使王守澄、杨承和,神策军左右护军中尉魏从简、梁守谦,这四位被称为「四贵」的实力派大宦官。王守澄等密谋动用所掌握的禁军,将江王李涵迎入宫中,此举得到了元老大臣裴度等朝廷官员的支持。精锐的禁军将刘克明与苏佐明一伙全部诛杀,绛王李悟也死在乱军之中。由于没有先帝的遗嘱,江王应当以什么方式登基,王守澄搞不明白。他听从了翰林学士韦处厚的主张:先以江王的名义宣告平定了宫廷的叛乱,然后百官再三上表劝他登基,再以太皇太后的名义颁布册文,下令指定他为继承人(这是为了说明江王即位具有合法性),然后举行册立新君的大典。江王于宝历二年十二月十日在紫宸殿外素服与百官相见,十二日正式在宣政殿即位,十三日正式「成服」,也就是扮上了皇帝的行头,次日亲政。江王李涵即位后改名为李昂,是为唐文宗,改年号为「大和」。 唐文宗在位期间的行为举止,与唐敬宗相比,简直是有天壤之别。与敬宗每月上朝二三次不同,文宗每逢单日就上朝,每次上朝时间都很长。凡军国大事,从朝廷用人到国库储藏,从各地灾情到水利兴修,他无所不问。从大政方针到具体措施,他都详细地与宰相大臣讨论研究。他要求把各种节假日或者辍朝的时间尽量安排在双日,以便不影响单日的上朝。 唐文宗不仅倡导节俭,革除奢靡之风,他自己也身体力行。即位之初,就下令出放宫女,减削教坊乐工,停止各地额外进献和上贡奇珍异物,停废五坊的鹞鹰玩物和游猎之事。他的饮食从不铺张,特别是遇到各地发生灾荒的时候,他更是主动地减膳。他严禁臣下衣着豪华,有位驸马戴了很贵重的头巾,他提出批评。有位公主在参加宴会时穿的衣裙超过了规定,他就下令扣除驸马两个月的俸钱以示惩戒。有位官员穿着粗糙的桂管布做的衣服拜见皇上,唐文宗见他的衣衫就认定此人是个忠正廉洁的臣子。他自己也做了一件桂管布的衣服,文武百官纷纷效仿,致使桂管布的价格上涨很快。有一次他对臣下说:「我身上的衣服已经洗过三次了。」众人都赞誉皇上节俭的美德,只有中书舍人柳公权认为:皇上君临天下,应选贤任能,使天下太平,而穿洗过的衣服,只是生活末节而已。唐文宗不在音乐歌舞和游乐上花费时间,他在理政闲暇时,十分注意读书。他曾对身边的人说:「若不能甲夜亲自处理政事,乙夜观览图书,怎么能够做人间君主呢?」所以,他每当退朝处理完政事以后,就手不释卷。他平时喜欢读史书,尤喜读《贞观政要》,并对先祖太宗皇帝与诤臣魏徵仰慕不己。 唐文宗在位期间的行为举止,与唐敬宗相比,简直是有天壤之别。与敬宗每月上朝二三次不同,文宗每逢单日就上朝,每次上朝时间都很长。凡军国大事,从朝廷用人到国库储藏,从各地灾情到水利兴修,他无所不问。从大政方针到具体措施,他都详细地与宰相大臣讨论研究。他要求把各种节假日或者辍朝的时间尽量安排在双日,以便不影响单日的上朝。 唐文宗不仅倡导节俭,革除奢靡之风,他自己也身体力行。即位之初,就下令出放宫女,减削教坊乐工,停止各地额外进献和上贡奇珍异物,停废五坊的鹞鹰玩物和游猎之事。他的饮食从不铺张,特别是遇到各地发生灾荒的时候,他更是主动地减膳。他严禁臣下衣着豪华,有位驸马戴了很贵重的头巾,他提出批评。有位公主在参加宴会时穿的衣裙超过了规定,他就下令扣除驸马两个月的俸钱以示惩戒。有位官员穿着粗糙的桂管布做的衣服拜见皇上,唐文宗见他的衣衫就认定此人是个忠正廉洁的臣子。他自己也做了一件桂管布的衣服,文武百官纷纷效仿,致使桂管布的价格上涨很快。有一次他对臣下说:「我身上的衣服已经洗过三次了。」众人都赞誉皇上节俭的美德,只有中书舍人柳公权认为:皇上君临天下,应选贤任能,使天下太平,而穿洗过的衣服,只是生活末节而已。唐文宗不在音乐歌舞和游乐上花费时间,他在理政闲暇时,十分注意读书。他曾对身边的人说:「若不能甲夜亲自处理政事,乙夜观览图书,怎么能够做人间君主呢?」所以,他每当退朝处理完政事以后,就手不释卷。他平时喜欢读史书,尤喜读《贞观政要》,并对先祖太宗皇帝与诤臣魏徵仰慕不己。 难怪老臣裴度在看到新皇帝的这些举措之后,激动得老泪纵横地对人就说:天下可以太平了,天下可以太平了。一个皇帝光靠约束自己是没有用的,要远离宵小,选用贤才能臣治国才是硬道理。可是,自唐德宗以来,宦官典掌禁军已经成为制度,宦官势力的膨胀就有了充足的理由。又由于唐文宗本身就是宦官拥立的,所以,宦官的权势就更是不断地扩大了。太和二年三月,唐文宗下诏制举,以贤良方正与直言极谏问策取士。进士出身的幽州昌平刘蕡对策,直陈宦官专权的危害。认为天下倾覆、海内大乱、国家政治危机都是由于宦官的专权所导致的。他还论述了藩镇擅兵、奸臣当道的危害,在当时引起了极大震动。由于唐文宗刚刚即位,羽翼未丰,他任用了其他的对策者,惟独没敢用刘蕡。 太和四年,唐文宗任用宋申锡为宰相,要他秘密铲除宦官势力,但因时机不成熟,计谋破产。后来,唐文宗又重用郑注、李训,并开始翦除宦官。郑注以精通医术得以进用,而李训出身名门,以精通《周易》得以进用。郑、李二人都善于揣度人心,思路敏捷,口才极佳,唐文宗把二人视为「奇才」。郑注几番死里逃生都得益他的擅辩,他本来是因大宦官王守澄的推荐,治好了唐文宗的中风病而得到重用的。可到了太和九年时,他却建议唐文宗,剥夺了王守澄的实权并将他毒死。同时,李训建议唐文宗,将担任山南东道监军曾杀死唐宪宗的陈弘志召回京城,并派人将其杖死于回京途中。翦除宦官的行动进行得异常顺利,唐文宗似乎有点忘乎所以了。但随后而来的,却是震惊朝野的「甘露之变」。 本来,郑注和李训计画在下葬王守澄的时候,要求所有宦官都为王守澄送殡,然后以所率亲兵怀藏利斧将其全部砍杀。但李训求功心切,决定抢先下手。太和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,唐文宗上朝,李训指使手下官员奏称,左金吾大厅后的石榴树上天降甘露。李训说这是祥兆,就带领文武百官向唐文宗道贺。文宗命李训率领百官去察看,李训回来又说这不像真的甘露,文宗故意表示惊讶,命仇士良、鱼志弘带领众宦官去复看。李训事先已经在左金吾衙门埋伏了了亲兵几百人,当仇士良等宦官在李训同党禁卫军将军韩约的陪同下,走到左金吾门口时,韩约显得神情很紧张,脸色都白了,这使仇士良产生了怀疑。这时,恰巧一阵风吹动了门边的布幕,仇士良等见里面埋伏了许多兵士,知道不妙,立即往回跑,返回大殿后,将文宗推入软轿抬着就走,有皇帝就有话语权。李训追上去,拉住轿子不放,被一个宦官当胸一拳,打倒在地,仇士良等便簇拥著轿子逃入宫内。宦官缓过神来之后,立即派兵关闭宫门,对宰相和朝廷官员痛下杀手。李训见计谋败露,便化装逃出京城,一路假装疯癫逃进终南山的寺院。仇士良指挥禁军大肆搜捕,并在终南山追杀了李训。郑注闻变,引兵退回风翔,也为监军张仲清所杀。这就是史称的「甘露之变」。 在「甘露之变」中,朝廷官员有上千人被杀。这次事变后,宦官更加盛气凌人,对待皇帝也很不礼貌,常常出言不逊,唐文宗羞惧难当,从此也不再做声。据说,只是在独居无人的时候,唐文宗才会自言自语:「须杀此辈,令我君臣间隔。」他还留下了一首「辇路生春草,上林花发时。凭高何限意,无复侍臣知」的诗,此诗正是这一凄凉无奈神情的写照。 开成四年,唐文宗在一次延英殿召对的间隙,退坐思政殿,悄悄地问当直学士周墀:「在你看来,朕是什么样的君主?」周墀再拜:「此事不是臣所能够有资格评价的。不过天下都说陛下是尧舜一样的君主。」唐文宗苦笑道:「朕的意思是,如果与周赧王、汉献帝相比如何?」周墀惶骇跪奏:「陛下之德,周成王、周康王和汉文帝、汉景帝也难与相比,怎么要自比那二位亡国君主呢?」文宗道:「周赧王、汉献帝不过是受制于强臣,今朕受制于家奴,自以为远远比不上他们。」说罢,不免又一阵伤感。宦官对待皇帝尚且如此,宰相更是不在话下。天下大事从此都由宦官的北司决策,南衙宰相机构只是「行文书」而已。 似乎上天也不眷顾唐文宗,开成四年六月,久旱无雨,派往各处祈雨的使者却没有带来多少值得鼓舞的消息。唐文宗一度对宰相表示,如果上天再这样不下雨,他就将退居南内兴庆宫,再另选贤明之主,自己不做这个皇帝了。开成五年的新年,唐文宗没有接受群臣的朝贺。正月初四,唐文宗病死在大明宫太和殿,抑郁的皇帝,无奈地走完了他三十二岁的一生。历史对唐文宗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评价:有帝王之道,而无帝王之才。可见,用人是关键,皇帝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好的。

他是唐朝的第十五位皇帝,唐穆宗李恒的第二子,从大和元年至开成五年(即公元827年―840年),共在位十四年。他执政期间,朝廷官员和宵小宦竖争斗不断,是唐朝社会走向没落的转型时期。由于反击宦官失败,唐文宗本人也被宦官架空形同傀儡,皇帝做得很辛苦,因此,年纪轻轻就抑郁而死了。

图片 1

唐文宗李昂,曾被封为江王,他是以唐穆宗次子、唐敬宗二弟的身份继承皇位的,并不是正统的皇位继承人选。而他为什么能够承继大统呢?简单地说,乃是错综复杂的宫廷矛盾斗争的结果。

唐敬宗李湛。穆宗李纯崩后,有长子李湛继承帝位,名正言顺即位,是为唐敬宗。这也是一位短命的皇帝,十六岁即位,仅在位2年。史载其在位期间,奢侈荒淫,沉迷击鞠,喜欢半夜在宫中捉狐狸,史称“视朝月不再三,大臣罕得进见”,由宦官把持朝政,后为宦官刘克明等人杀害。敬宗虽有子,却最终是自己的弟弟继承帝位。他自己年纪轻轻被宦官所杀,当然更无法左右继任者为何人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唐文宗李昂。李昂本名李涵,为唐穆宗李恒第二子、唐敬宗李湛之弟。公元835年,文宗不甘为宦官所控,欲策划诛杀宦官夺回权利,但最终失败被软禁。甘露之变后,宦官一直牢固地掌握军政大权,君主的废立、生杀也掌握在宦官手中。被宦官拥立为帝的文宗李昂,深知宦官之危。儿子死了,只能再立自己的侄子为储君,却没想到,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选中的继承人被宦官废除,另立新君。

唐武宗李炎。李炎,即唐武宗(840年--846年在位),唐穆宗李恒第五子,唐敬宗李湛、唐文宗李昂异母弟。文宗病重,宦官仇士良、鱼弘志矫诏废皇太子,立李炎为皇太弟。同月文宗去世,李炎即位。在位期间,他对唐朝后期的弊政做了一些改革,削弱宦官势力,加强中央集权。但他崇信道教,服用丹药,病重而亡,虽有五子,但未及立太子即崩。

图片 4

唐穆宗李恒不仅自己做了皇帝,就连自己的三个儿子也轮流将皇位做了个遍。由上述可看出,唐朝后期宦官势力不断壮大,甚至一度干预帝位的更迭。唐朝后期的皇帝中除了德宗、顺宗、哀帝外,其余都由宦官所拥立。但这些宦官既不像两汉后期那样让几岁的娃娃来当皇帝,在一定程度上也远不如明朝那些手握实权干政的宦官们。

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千古贤君李恒为啥竟被活活被太监气死,均为岳

关键词: